位置: 首頁 > 職教動態

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進入新階段

發布日期:2019/04/16 點擊量:95

葛道凱談“高職擴招100萬”——

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進入新階段

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梁國勝 孫慶玲  來源:中國青年報  ( 2019年04月15日   06 版)

  視覺中國供圖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,高職院校今年擴招100萬人。兩會落幕,高職院校具體如何進行擴招?這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。

  江蘇省是我國高職院校數量最多的省份,共90所。這樣一個“高職”大省,江蘇省接下來將如何應對高職擴招?近日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對江蘇省教育廳廳長葛道凱進行了專訪。

  高職擴招100萬

  經濟轉型激發的巨大社會需求

  3月5日,李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到,要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,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、下崗職工、農民工等報考,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。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、提高補助標準,加快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。改革高職院校辦學體制,提高辦學質量。中央財政大幅增加對高職院校的投入,地方財政也要加強支持。設立中等職業教育國家獎學金。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等。

  葛道凱將其概括為5“大”2“高”。其中,5“大”即大擴招、大投入、大改革、大發展、大覆蓋;2“高”一是指提高辦學質量,二是指提高高職院校學生補助標準,同時又設立了中等職業教育國家獎學金,“這是國家首次提出設立中等職業教育國家獎學金,以往在中等以下教育階段只設助學金,這次設立獎學金的重點是鼓勵成績優異的中職學生。”

  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涉及職業教育的部分可以說是“濃墨重彩”,“用了很大一段話都在講職業教育如何發展,這是以往所沒有的,這說明國家把加快發展職業教育放在了突出的位置”。

  “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,既有利于緩解當前就業壓力,也是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戰略之舉。”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。這其中的戰略價值,在葛道凱看來,一是把教育放在了基礎性和先導性的位置,“可不是經濟形勢好的時候才發展職業教育,哪怕是經濟形勢并不樂觀也要大力發展職業教育”;二是把職業教育與就業直接關聯,說明國家是從宏觀層面來看待職業教育,職業教育的高就業率能夠緩解社會上的就業壓力,關系著社會穩定。

  更重要的是,高職擴招100萬,是整個經濟轉型激發出來的潛在的巨大社會需求——國家需要更多的技能人才。葛道凱認為,“讓更多青年擁有一技之長”,這才是高職擴招100萬的核心。

  “經濟周期和教育周期之間其實是相互關聯的。一些發達國家在上百年的發展過程中總結出這樣一個規律,就是每次經濟危機的到來,一方面會淘汰很多產業以及很多勞動力;另一方面在經濟危機過后,復興的經濟不再是經濟危機前的經濟,而是升級的經濟,是新技術、新產業作支撐的經濟,這時候就需要大量與之相適應的新型技能人才。”

  而此次國家高職擴招100萬,可以說是以教育對經濟進行“逆周期調節”,“經濟形勢不太樂觀時,讓就業有困難的群體有事做,到學校學習技術技能,實現技術技能的積累。一旦經濟形勢轉好,在經濟轉型升級后,也就是急需新型技能人才的時候,這些人可以迅速地為經濟發展提供人才、技術支撐。不然你到那時再培養,就會滯后于經濟發展需要。”葛道凱說。

  高職擴招100萬

  預示著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進入新階段

  高職要擴招100萬,在葛道凱看來,直接的問題主要有五個方面,一是生源在哪里?學生怎么招進來?二是把學生放到哪兒去?三是把學生招進來后,他們學什么,原來的教學內容適不適合他們?四是教師怎么教,原來的教法行不行得通?五是對這些學生怎么進行管理?

  “解決這些微觀層面的問題并不簡單,但必須要去面對。”葛道凱說,這是當前職業教育的頭等大事,需要“擺到首要位置去調查、研究,拿出切實可行的辦法”。

  “但要解決這些問題,必須要從中觀層面去認真考慮,中觀層面包括學校管理者、相關行政部門等要思考職業教育是什么、職業教育為什么?”葛道凱認為,教育行政部門、學校管理者需要重新回答這些問題,“也就是說,職業教育的專業怎么設置?教學活動如何組織?職業教育和產業的關系怎么處理?還要重新思考職業教育與培訓之間的關系”。

  中觀層面要回答好這些問題,葛道凱認為,必須要有宏觀層面的思考,也就是要從國家的全局層面來思考,來破題。

  在葛道凱看來,此次高職擴招100萬,不僅意味著職業教育,也意味著整個專業教育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,這其中包括職業教育、高等教育和繼續教育的發展等。

  怎么理解?葛道凱解釋道,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,我國高等教育的總量供給短缺狀況已經發生質的變化。至此,高等教育是否需要繼續區分為普通高等教育、成人高等教育、網絡高等教育等類型,這需要重新加以審視。

  葛道凱認為,當從宏觀層面來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,就會發現我國高等教育正在步入到一個“人人”“時時”“處處”可接受教育的時代,在這個時代,學齡人口與非學齡人口的區分開始模糊,學歷教育與非學歷教育的并舉開始凸顯。此次高職擴招就是一次重大契機。

  高職擴招100萬

  江蘇高職在校生容量可以增加18萬

  具體到江蘇省,江蘇高職院校將如何應對高職擴招?對此,葛道凱倒不擔心。

  他介紹說,江蘇省現有高職院校90所,在校生68萬人。葛道凱按照高職院校標準辦學條件推算,江蘇省高職在校生可以增至86萬人。如果進一步加強建設,最多可以達95萬人。他表示,江蘇省高職院校有愿望,也有條件為全國擴大高職規模作出貢獻。

  葛道凱認為,大力發展現代職業教育,江蘇此前已打出了一套“組合拳”:一是出臺《省政府關于推進職業教育現代化的若干意見》,聚焦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、社會參與度不高等問題,著力推進職業教育內涵發展;二是推動普高與中職學生雙向交流,出臺《關于試辦綜合高中班的指導意見》,為學生提供多樣多次選擇機會;三是著力提升職業教育質量,出臺《關于實施中等職業學校領航計劃的意見》,重點建設50所左右扎根江蘇、引領全國、世界水平的一流中等職業學校。實施高職教育創新發展卓越計劃,立項建設22所省高水平高職院校。

  為深化產教融合,江蘇省出臺《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》,頒布《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》,促進教育鏈、人才鏈與產業鏈、創新鏈有機銜接。同時在推進高質量就業方面也下足了功夫,“目前職業教育每年畢業46萬人,其中中職23萬人、高職23萬人,就業率保持在98%左右。”葛道凱說。

  如果進行擴招,生源從哪里來?葛道凱說,一方面向非學齡人口開放,包括退役軍人、下崗職工、農民工等。江蘇省高職院校的生源可以說是逆勢上揚,從2017年已經開始回升,2018年更是明顯,增加了1萬余人。如果說其他生源較多省份需要江蘇作貢獻,我們義不容辭。另一方面,葛道凱表示,要研究成人高等教育、網絡高等教育等繼續教育的多種實現形式,來為高職擴招做好準備。

  具體到江蘇省哪些學校擴招,也是大家關注的一大問題,比如“是好的高職院校多招一些?還是差的學校多招一些?”在葛道凱看來,這是在用傳統觀點來考慮擴招的問題,“其實不存在好學校、差學校,只要抓好了人才培養各個環節,那就都是高質量的高職院校”。

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梁國勝 孫慶玲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2019年04月15日 06 版